攀岩门户 首页 培训专栏 查看内容

奉献者:六名致力于维护岩场安全,健康和开放的无私攀登者(一)

时间 : 2018-7-6 23:34

作者 : admin 原作者:Jenny Abegg| 来自:https://www.climbing.com/people/the-givers-6-selfless-climbers-working-hard-to-keep-our-crags-safe-healthy-and-open/

 查看 : ( 852 )  评论 : ( 0 )

摘要 : 编者按:本文来自美国攀登杂志《Climbing》网站,由Jenny Abegg在2017年10月7日发表的文章 :The Givers: 6 Selfless Climbers Working Hard to Keep Our Crags Safe,Healthy, and Open原文链接:https://www.climbing ...

编者按:本文来自美国攀登杂志《Climbing》网站,由Jenny Abegg在2017年10月7日发表的文章 :

The Givers: 6 Selfless Climbers Working Hard to Keep Our Crags Safe,Healthy, and Open

原文链接:

https://www.climbing.com/people/the-givers-6-selfless-climbers-working-hard-to-keep-our-crags-safe-healthy-and-open/


厦门市攀岩协会已经获得授权在其微信公众号及网站翻译转载。未经《Climbing》杂志和译者同意请勿转载。


本部分翻译:Shannon


在田纳西州东部的奥贝德(Obed),二月初就提前到来的春意显得不太真实。用一条仰角大点线路热身完毕,在一番本地风格线路的尝试后无功而返,我们瞄准了线路Solistice“至点”(5.12)。这是一条角度从直壁过渡到水平天花板的线路。固定快挂在岩壁的屋檐处晃荡,但直壁没有快挂。完成线路之后我们必须用顶绳攀爬的方式再爬一次线路的下半部分,要不就得用快挂把自己扣在绳子上,很费力地取回快挂。


当我们爬累了休息时,来了一个当地人。她很热心友好,大声说到:“哦,你在爬Solstice啊!那也是我的目标线路!这线路很麻烦,很难回收快挂。他们之前来重新打了挂片,但是没有给下半段换固定快挂。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在回答之前了迟疑一下,“他们是谁?”


我承认,我已经多次使用过“他们”这个词。他们需要更换这些螺栓挂片……他们应该做岩场道路清理……他们应该修理那个锚点……他们需要建一间洗手间……直到攀岩的第五个年头,我才开始意识到“他们”可能是谁。

 

不幸的是,我并不是个例。我们中有多少人考虑过这些问题呢?攀岩文化自带“脏袋”(dirtbag)的自私基因,以廉价的方式生活——为了下一趟攀岩旅行攒钱,含蓄地点头接受馈赠。挂片在墙上,真棒!有人装了新的顶,太酷了!岩壁管理活动还提供免费早餐,难以置信!在逃避修路活动去爬目标线路那天,我要路过去吃一下免费早餐。


攀登正在发展。但螺栓日渐陈旧,道路愈加破败,甚至我们的公共土地也正受到威胁。在原文所载期刊出版的时候,犹他州的国会议员一直试图推翻奥巴马的政策,将熊耳国家遗址(包括印第安溪“Indian Creek”在内的1900万英亩的大片土地)的土地交给私人公司管理。你设想一下,天然气勘探、采矿、修路和无处不在的机动车辆,将替代岩石艺术、宁静峡谷和砂岩裂缝。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的运动已经遍及媒体:黎明墙的围观、无保护攀登Freerider、攀岩入奥、阿诗玛和可口可乐等等。时至2017年,攀登者不能还只想着藏身在房车和免费营地里,爬几条线后回到营地,并指望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同时,攀登圈还是很小,小到个体的行为都可以带来改变。我们有能力展现民主的愿景,像岩场开放基金和它当地成员机构的存在也基于此。然而,我们还在“努力地”潜移默化这种意识,发现问题和抱怨太容易,只要假想某人没有做好“他们”的工作就好了。


本文介绍了这样一小群逐渐壮大的小众攀登者,他们致力于岩壁开放、步道通畅和线路安全。他们是像你我一样的攀登者:计算机工程师、5.14攀岩者、低调土著岩友,社区组织者、父亲、游荡的灵魂、一个看不过眼无法坐视不理的家伙、社交蝴蝶、深受感动后投身其中的女性。这六名攀登者具有一个共同特征:他们都意识到了一个社区要能良好运转需要每一位成员都具有主人翁意识。他们都时常自问:“如果我不来做,谁来呢?”


1. 本.斯科特--孜孜不倦的北科罗拉多州攀登者联盟主席


翻译:安


 

美国,科罗拉多,柯林斯堡,清晨五点闹钟便刺耳的叫起来,胡塞几口早餐,本斯科特轻轻关好身后的门,希望自己没有吵醒老婆孩子。他跳进自己的卡车里,扭开车里的电子音乐,沿随着地平线蔓延开来的朝霞驶向40分钟开外的波德雷峡谷。停好车之后,斯科特沿着峡谷北翼的陡峭山路缓慢爬了二十分钟来到“竞技场岩场”,那是一块凸起的70英尺的橙色岩壁。他在这里布了路绳,并用上升器上升,然后开始在他的目标线路“怪物(Monstro)”上打螺栓挂片,他想最终自由攀完成这条5.13c。还没等钻头冷却下来,斯科特就跑下山又跳进他的卡车里了。开车回到家里,给老婆和自己做了午餐,再开车送他的儿子去学前班,然后驶向自己的办公室--他的工作是一名制图师。

 

斯科特是一个例子,证明你能够拥有一个家庭、一份全职工作、爬5.14的线,并且在当地的攀登者联盟理事会里做义工。斯科特到现在为止已经做了7年的北科罗拉多州攀登者联盟(NCCC)主席,通过开发新线路、提供免费路书、组织攀岩和相应的管理活动,还有修路、提供崭新的开线装备,帮助柯林斯堡攀登社区蓬勃发展起来。


斯科特为此努力腾出时间,因为他对为后辈们保护和管理我们的攀登区域的信念坚定不移。“我享受着攀岩的各个层面,对于我来讲,通过管理工作来回馈给社区是一种至关重要的生活方式”,斯科特说道。这并不是因为他是唯一适合做这件事的人,并达到某种神秘的“攀登者联盟主席”的标准条件。不是的,斯科特只是认定了这件事对他以及社区来讲很重要。

 

几年前,斯科特和NCCC在马齿保护区(Horsetooth Reservoir)附近的洛里州立公园发起了一个“更换锚点”的倡议,在这个倡议里,他们通过正式申请程序来更换新的锚点、安装新的保护设备。自此之后,NCCC开发并重新修缮了众多线路,比如经典的大角落(Great Corner 5.9), 小丑的眼泪(Tears of a Clown 5.12b), 以及重力彩虹 (Gravities Rainbow 5.12b)。当今很多活跃的首攀者都专注于自己的极限线路--而这些线路难度是大多数攀岩者无法企及的。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这样的努力给攀登社区提供了大概二十条5.6到5.12d的线路,这对于攀岩社区不断增长的新人是一个极好的礼物。


2. 马特.尤勒里(Matt Ulery)—社区组织者


翻译:Shannon


马特.尤勒里(Matt Ulery)看起来是个典型的加利福尼亚攀登者。 35岁的奥克兰人在Touchstone Climbing攀岩馆的Berkeley Ironworks分馆工作,周末时间会前往Bishop岩区攀岩,留着湾区时髦的胡子,养一只名为巴里的狗。然而,几年前,尤勒里意识到攀岩变得越来越流行——岩馆变得很拥挤,岩壁附近的停车场也超限,岩场步道遇到的问题也多到无法应对。因此,尤勒里不是陷入对以往美好日子的怀旧,而是筹划了一个计划。 2013年,他创立了湾区攀登者联盟(Bay Area Climbers Coalition,BACC),这是一家志愿者运营的501c3非营利组织,专注于湾区攀登者管理和岩场开放。现在,该组织拥有1,500名成员。(注:501c3是美国国内税收法的一个条款。针对宗教、教育、慈善、科学、文学、公共安全测试、促进业余体育竞争和防止虐待儿童或动物等七个类型的组织赋予所得税减免)。


在过去的四年中,BACC一直与岩场开放基金一起主办管理活动,确定社区需求,并与土地管理人员沟通以满足这些需求。在南湾的Summit Rock岩场,BACC与土地管理人员合作,他们用四年时间清理掉了1000磅垃圾,重建攀登者步道,并清除岩石上的涂鸦。此外,BACC和美国安全攀登协会长期替换当地岩壁上的旧式的和不安全的螺栓挂片。他们最近得到了Castle Rock州立公园的最终许可,替换当地砂岩岩壁上的600多个螺栓挂片。


湾区攀登者的数量日益增长,尤勒里不是只看到它的负面影响,他更多的庆幸壮大的攀登群体让我们在政策商议中有了一席之地。在他服务于BACC期间,尤勒里与当地的公园员工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土地管理人员可能看起来令人生畏,急于取消我们的岩场权限;然而,根据尤勒里的经验,他们喜欢与攀登社区合作。同其它公园用户群体比较,攀登社区更强大、更积极主动。举例来说,Castle Rock州立公园的换挂片过程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BACC同公园方面做了四年多的工作才能在会议中达成共识,他们积极参与和协助活动,建立关系,让时间冲淡不好的记忆。今天,BACC与州立公园的关系,比什么都铁,类似于一个团队的关系。


当攀岩馆培养出来的攀登者涌向我们的运动时,尤勒里欢迎他们,视他们为准备学习和贡献的新成员,而不是盯着他们那些容易让老派攀登者惊讶和愤怒的行为。尤勒里和BACC与Touchstone Climbing攀岩馆合作,每月举办一次“从岩馆到岩壁”的活动,向攀登者介绍“山野无痕(leave-no-trace)”的道德规范和最佳操作,并通过许多当地的“收养一个岩场”(Adopt-a-Crag)活动,为他们提供理论付诸实践的机会。尤勒里相信新手当然需要指导,但是,突然之间我们有一群热心的受众,让他们迷恋攀登同时,还要给他们灌输对荒野的爱和相应的伦理。而且,尤勒里相信这就是社区。


3. 内森.布朗—独行侠


翻译:快乐的老虎


内森布朗沿着林威尔峡谷的边缘,穿梭在北卡罗来纳州西部偏远的皮斯佳国家森林的亚高山地带。他停下脚步,边清理着路中间的树枝,边喃喃自语道:“我是一个出生在东南部的阿式攀登者。我想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开辟新线路的原因吧,你也许不得不去南部寻找探险之地,但毫无疑问这里是最理想的”。     

   

MountainProject网站记载了255条布朗开发的线路,而且还在继续增加,并且这些线路质量一流,但这些只是他开发线路数量的沧海一粟。北卡罗来纳州的圈内人士都称呼布朗为“清理先生”。他很少只是爬完他开发的线路然后就走了,相反的,他会认真地打理线路,清理碎石和填满泥沙的裂缝,以便放置保护装备。他开发的线路严格遵循北卡罗来纳州一贯的风格,几乎都是从下往上开线,而且大多是单人先锋。不过,布朗经常会在爬过没有牢固的保护点和合适站立的位置打孔,然后再次下降安放挂片,以确保后来人的攀爬安全。如果你攀爬那条位于Laurel Knob 500英尺的5.11的线路“花岗岩许可”,你就会感谢他在首攀时打的那几个挂片,避免你从不安全的5.10斜板岩面冲坠50英尺的风险。

        

与本文的其他几个主人公相比,布朗更像是一个独行侠。他宁可去清理没有人爬过的岩壁或者带着他的狗一起去修步道,也不愿意去参加当地攀登者组织的50人规模的修路日活动。他告诉我:“我喜欢去做我想做的事情,而不仅仅是在有人给你奖励时才做”。他做维护管理工作的动力是出于强烈的责任感。虽然布朗一样赞同有组织的管理和岩场清洁活动,这可以让土地管理者知道社区在参与其中,同时为成员提供一个回馈的平台,但他更主张的是内在的动机。他设想有一个这样的社区,每个攀登者都是主人,而不仅仅是靠岩场活动日和联盟来寻求指导。

 

在北卡罗来纳的峭壁上,到处有布朗设置的手铸钢索,有的连接在裂缝里的岩塞上,有的在他开的线路顶部锚点上。有一次,当我们一起在林威尔峡谷攀爬时,发现他放置在“超级裂缝”顶部锚点上的钢锁不见了,他感到很沮丧。“我就是不明白”,布朗说,“那些人都只想着自己吗?他们到底是自私还是无知?”对布朗来说,攀登和社区是同义词--在他的理想世界里,我们都应承担起维护岩场和彼此安全的角色。     

   

最近,卡罗来纳攀登者联盟在一个被野火摧毁的当地岩场举行了一场修路的活动。其中一个项目是修建一些台阶,志愿者们先工作几个小时,然后再进行攀爬。第二天,当布朗来到那里准备用绳子独自攀登时,看到了修了一半的台阶,他立即放弃攀爬,花了一天时间来完成这项工作。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替别人扫尾了,他就是这样的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