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岩门户 首页 培训专栏 查看内容

指导的缺失:攀岩馆无法教你的东西

时间 : 2018-5-31 16:34

作者 : admin 原作者:Chris Noble| 来自:Climbing.com

 查看 : ( 1089 )  评论 : ( 0 )

摘要 : 译者Steven按:本文来自美国攀登杂志《Climbing》网站,由Chris Noble在2014年5月8日发表的文章 :The MentorshipGap: What Climbing Gyms Can't Teach You原文链接:https://www.climbing.com/people/the-mentorship- ...

译者Steven按:本文来自美国攀登杂志《Climbing》网站,由Chris Noble在2014年5月8日发表的文章 :

The MentorshipGap: What Climbing Gyms Can't Teach You

原文链接:

https://www.climbing.com/people/the-mentorship-gap-what-climbing-gyms-cant-teach-you/  

厦门市攀岩协会已经获得授权在其微信公众号及网站翻译转载。未经《Climbing》杂志和译者同意,请勿转载!


本文讲述的是美国攀岩社区面临的一些问题,以及社区各方的反应和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从中可以了解到,国内攀岩圈遇到的困境(如较突出的阳朔,格凸,白河,石鼓,黎明等)其实国外一样有。看看攀登历史更长,文化更深厚的社区是如何应对和处理问题的,对我们或许有所帮助。


云顶山岩场 photo by 阿派


初夏时节,乔希.默尔兰(Josh Moreland)和妻子正在犹他州的枫叶谷攀岩。这个地方不仅吸引了瓦萨其前线(犹他州的一个地区)不断增长的攀岩爱好者,同时也有全国各地的岩友慕名而来。默尔兰一直在“迷你蒙岩场”攀爬,但这次决定到“管线岩场”试一试。天气完美,而且岩场靠近路边,因此他们到达岩场时,岩壁下已经有很多人。乔希想找些他能onsight的线路,最后选了条叫“新鲜现榨”的5.12a

 

他回忆道“线路上挂了些快挂,前两个挂了条绳子,但是线路底下没有人,所以我开始抽那条绳子。正抽着,突然听到从岩壁的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大叫声:‘你想干什么?!她怒气冲冲地警告我:如果再碰一下她的绳子,就让我付出代价’。

 

 “我一下子懵了,从来没有一个岩友对我有过如此的过激反应。接着我很客气地问她,我想爬这条线,是否介意先将她的绳子抽下来?她回答:‘不,绳子不能抽下来。首先,我要先看我朋友完成她的线路,然后再回来爬这条线’。

 

 “说完,扭头就走了。我们只好坐下来等。最后,庆幸的是那个女人没有爬到顶,下来收拾完东西就走了。”

 

 “她们是从其他州来的,而且在不同的线路上挂了三、四条绳子。就像整个岩场是她们的似的,对其他想爬的人大发雷霆。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在她们当地人们言行举止如何,但是这种行为在犹他州很异常”。尽管是个极端例子,但这种霸占岩场的行为变得越来越普遍,这正是我们面临的不断增长的攀岩人口和新岩友从攀岩馆走向自然岩壁的副产品。

 

增长统计显示,在这项运动的短暂历史中,攀岩正在经历海啸般的增长和前所未有的变化。从2005年起,室内攀岩馆的数量已经增加了一倍(Mountain Project网站记录了美国和加拿大884家岩馆)。据岩壁厂商行业协会估计,有超过60个攀岩设施项目将在2015年开业。事实上,最大的岩壁建造商们的生意都好得工厂满负荷运转。他们甚至要等到手头上的订单完成后才开始接新订单。

 

根据统计可靠的免责声明,每天有1000-15000人第一次尝试攀岩!

 

而且70%的岩馆新岩友说他们渴望有一天到外面野攀。很多人(如芬兰职业运动员Nalle Hukkataival)推测,由于不断增加的岩场开放问题,岩壁使用者的冲突和对环境的影响,“世界上有一大部分的攀岩地区无法承受如此众多的外来攀岩者,特别是靠近大城市的岩场人流量最大”。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可以不停的修建新岩馆,并向更多的人推荐我们热爱的运动和生活方式,但是我们没办法在现有的自然岩场上创造出更多的岩场。

 

忽略这种爆炸式增长对攀岩是好还是坏不说,由快速扩张的室内岩馆带来的新岩友浪潮正快速在被成千上万人认可的主流运动价值观上植入一个反主流的边缘文化。并且这个趋势无法逆转。

 

南太武雄鹰 photo by Steven


路边岩场—一个造成环境负面影响和岩场被关闭的研究案例

 

 “路边岩场是我们大多数本地岩友第一次开始攀岩的地方,但是很多岩友并不知道这个岩场在私有的土地上。”麦克.特里斯格尔(Mike Driskell)说道。他是红河谷攀岩者联盟(RRGCC)土地管理部门资深经理。

 

直到2011年土地所有者在特里斯格尔说的“不能再糟糕的那一天”到访。尽管规定禁止开发新的线路和设置固定的保护装备,有些线路上仍挂着自制的永久性快挂。每条线路都有好几个人在爬或一堆人在排队。宠物狗们四次乱窜,刨坑,空气中充满了尿骚味。

 

这个岩场马上被主人关闭,立即生效。这种结果导致RRGCC为岩场开放提供的资金和协商建议(包括一个5000美元的修复补助金计划)也被拒绝。就像RRGCC声明的那样:“路边岩场是我们本地岩友的失败,同时也是整个攀岩社区的失败。是对一个美好岩场环境冲击和潜在破坏的注脚。它给我们好好地上了一课,让我们知道将来要竭力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岩馆前时代—我们这项运动现在的变化是如此深远,可能在将来攀岩的历史会分为岩馆前时代和岩馆后时代。


攀岩馆出现之前,大多数岩友都是户外人群,被幽静的可再生野外自然环境和探险精神所吸引。特别是那些徒步者和背包客,他们通过学习攀岩来丰富自己的经历。岩馆出现前,很多岩友是和经验丰富的老岩友学的攀岩,经过多年的指导,并且在强调考虑环境因素,礼节(社会常识)和本地区攀登传统的基础上,他们向新人全盘传授所有的攀岩知识,包括安全和攀登技术。

 

正如UBC专业旅行向导公司老板皮特.沃德(Pete Ward)指出那样,“现在岩友的多数群体都是都市人,他们第一次主要的野外体验很可能就是第一次到户外野攀。而且他们跟随的“向导”可能就是身边的一个朋友,他/她唯一专业一点的就是有一条绳子和足够的快挂来爬一条运动攀线路。”

 

攀岩馆获得了全球性的接受和欢迎,因为它给岩友们提供了诸多的好处,而且不受攀登背景和地点的限制。在野外学会攀岩的岩友相对容易适应岩馆环境,但是对只在岩馆爬的岩友来说,想要驾驭野外攀岩却充满挑战,因为要学习几乎无边的知识,技术,和必要的行为规范。简而言之,在岩馆学习安全攀岩和驾驭多变的野外攀岩境况所需的知识之间,存在着指导的缺失。

 

伊莱娜. 阿伦兹(Elaina Arenz)是新河谷登山向导公司的老板,同时也是美国登山向导协会的成员。她主要在西弗吉尼亚州的新河谷和拉斯维加斯郊外的红岩谷带客户。“在红岩谷,特别是热门的岩场,如黑色走廊,童裤墙和画廊岩场,我们见证了大批人群蜂拥而至,甚至有时候狗比人还要多!”她说道,“那些人吵吵闹闹,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导致其他攀爬者和保护者之间的沟通变得困难。他们对野攀激动无比,却简单地把室内攀岩的习惯带到了野外,而且根本没考虑过他们爬的线别人也要爬。”

 

职业攀岩运动员和冲突


群体增长并不都是坏事。更多的岩友意味着更好的岩馆,更好的训练方法,更先进的装备和对训练、技术以及营养更深入的研究。群体增长意味着政治和经济影响力的增加。它意味着激动人心的浪潮正在来临。

职业攀岩运动员基蒂.卡尔霍恩(Kitty Calhoun)指出,“攀岩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意义和快乐,世界充满更快乐的人们是件美事。”但是加州攀岩者联盟的布莱恩.佩斯特表示了自己的担忧,“攀岩也可能成为自己成功的受害者。”

 

事实上,岩场开放基金(The Access Fund)把潮水般未受过良好教育的新岩友看作是对今日美国各地岩场保持对外开放的最大威胁。

 

 “除非攀岩者联合起来作为一个共同体才能解决问题,我们正面临着不断增长的法规,条例,罚款,许可和岩场关闭,”岩场开放基金的执行理事布莱迪.罗宾斯(Brady Robinson)说道。

 

201311月,岩场开放基金在纽约的萨湾刚克斯(Shawangunks)岩场发起了一个探讨这个问题和寻求解决方案的会议。参会者有土地管理者,本地攀岩组织,岩馆业主,攀岩向导,户外教育者,山野无痕组织(Leave No Trace),职业攀岩运动员乔希.莱文(Josh Levin)和乔.肯德(Joe Kinder),以及一个记者-我本人。和其他参会者比,肯德应该有更深的个人体会。几周前,他经历了“个人生涯最深刻的教训。”

 

在加州塔霍湖附近开发线路时,为了让线路更安全,他砍了两棵树,一棵活的,一棵死的。这两棵树是受法律和当地攀岩传统保护的刺柏。当这个消息在网上传开时,立即遭到公众严厉的谴责。肯德的私人电话号码被公布在网上,他受到了闪电战般的威胁。针对刺耳的谴责,肯德在个人博客回应道,“我对我的行为深表歉意。我错了,对不起!现在我利用我的博客,我的声音和我在攀岩圈的地位向大家表明这件事的严重性。”会后肯德写道,“我认识的大多数岩友都知道在荒野地区不允许使用电钻,不能在水域附件倾倒垃圾,以及其他岩场的规矩,但是现状就是如此。我们都只想着要去攀岩,直到最近我面临这个问题。我从中学到的是,在某些地区我们有各种理由去攀岩,同时维护岩场开放需要所有人有意识的努力。”

 

那么攀岩社区要如何合力来填补这种指导的缺失呢?包括制定攀登规范,意识,并教会岩友如何保护可持续的攀岩环境来造福攀岩的后辈们。

 

南太武岩场 photo by Steven


新导师—最佳地方就是从岩馆开始。


20年前,如果你想找到攀岩社区,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优胜美地第四营地的公告栏上留张字条。如今,所有的岩友基本上都是通过全国的岩馆系统来寻找。想要找到大多数未经教导的新岩友,岩馆是最佳的途径。

 

 “我们这里的岩馆都位于犹他州瓦萨其前线周边,因此所有这些美妙的户外资源就在我们眼前,”动力攀岩馆的主管及合伙人杰夫.佩德森(Jeff Pedersen)说道。“我们岩馆的很多人-我自己,商业伙伴,定线员和教练都是先从户外开始接触这项运动的,因此当我们开始青少年培养计划时(目前光我们在桑迪的点就有150个孩子),我们强烈地感觉到需要向学员们提供扎实的指导,教他们如何从室内岩馆转向野外岩场。例如,如果有教练要带队去美洲叉峡谷,首先要做的就是和队员们谈一谈在野外要注意的言行举止。”

 

 “根据我们的经验,先让孩子们参与其中,接着家长们也会跟着上道。让他们感到兴奋的不光只有攀岩,还有成为新社区的一员。大多数人都想加入其中,他们想礼貌地从事户外活动并和共享岩壁的其他人和睦相处。因此我们帮助孩子们和家长们学习该怎么做。”

 

为了帮助指导非动力岩馆队员或非合作伙伴的岩友,他们提供了一项专业的指导课程。同时在他们的网站上发布相关的礼节,低冲击的方法和本地岩场开放的相关问题。

 

 “岩馆是否要有盈利的动机?是的。”佩德森说,“实现的方法就是把这种热情与激动和学习攀岩融合在一起。让人们明白在岩馆里学到的这些重要技能可以发挥什么作用。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报名我们的《岩馆到岩场》的课程,内容包括了低冲击原则和礼节,以及技术安全方面的指导。”

 

如动力岩馆展现的那样,指导体系并没有缺失—而是在演进。并且成为常规化。

 

教练和岩馆攀岩队是如今最重要的新导师。同时还有职业攀岩运动员,他们是年轻岩友崇拜的偶像。

 

下一代攀岩者


乔希.莱文(Josh Levin)是来自加州的职业攀岩运动员,今年19岁。他获得了3次全国青年难度赛冠军,10次全国青年速度赛冠军和5次全国青年攀石赛冠军。在岩场开放基金主办的会议期间,他分享了高中时期如何成功地和年轻的岩友们一起参与岩场清洁和修建岩场接近道路的计划。

 

 “孩子们还不完全明白这些道理,但是总有一天会明白,“莱文说道。“他们只是需要你用正确的方法来告诉他们。孩子对经验丰富的长辈真的很尊重。告诉我们恰当的行为规范和为什么这么做。强调规则后面的原因,我们才能将行动和伦理联系起来。”

 

 “我的建议是任何对这件事关心的人都可以参与到不同的青少年攀岩群体中。把到岩馆来的年轻岩友作为目标。根据我的经验,年轻一点的岩友要比相对他们年长的岩友(18-25岁)更愿意听取和实践恰当的户外行为准则。”

 

科罗拉多州杰斐逊县公开区域(包括热门的前山攀岩目的地-清溪谷)休闲户外部门的前经理,麦克.莫林(Mike Morin)同样强调乔希的建议。

 

莫林说:“据我作为土地管理者的经历,最佳的途径就是让孩子们在实际经历中学习。当我们带孩子们去修山路时,他们不断地发现“欣喜时刻”,并把它表达出来。“

 

镜子,榜样


读了这些文字,爬了多年的年长岩友(比如我)也许在想,对极了!让我们来教导这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如何遵守规则吧。“有些人认为问题出自年轻岩友身上,”罗宾森说,“但事实并非如此。任何时代都有坏榜样。我们这一辈人也有份,但是数量比较少,并且我们比较孤立。如今,参与人群正快速增加,同时负面的影响也在增加-因此我们所有的人都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

 

 “看到14岁的孩子在你磕了整个夏天的目标线路上轻松热身显然多少让你受到打击,”佩德森接着说道,“如果你很自负,马上就会对那个孩子充满敌意。你会找各种茬来批评他们的行为,不管他/她表现得如何中规中矩。“

 

不管你的经验和责任心程度如何,我们对环境都有影响。单单走到岩场就踩实了土地,对山路造成了侵蚀。每个人都贡献了卫生,噪音,过度拥挤等问题。我们每次出现都在野外留下印记。强调对年轻岩友的教育不是因为他们不相称的责任心,而是因为他们是我们最大的希望。

户外教育者,土地管理者和教练们都表明10-18岁的孩子对学习持最开放态度,并且更容易把环境意识融入到自己的生活中。

 

倾听了山野无痕组织(Leave No Trace)成员特蕾西. 霍华德(Tracy Howard)和凯特. 布洛克(Kate Bullock)在会议上关于攀岩者低冲击准则的讨论,我尴尬地意识到有些地方我做得还不够。30多年来,我一直在树林里大便,并自鸣得意地认为这样没问题,但是他们让我明白了还有更好的方法。

 

实际上,在萨湾刚克斯会议上的对话让我意识到,我们很容易在指责他人的同时,却无视自己的角色。正如肯德指出的,我们大多数人就只是想攀岩。攀岩让我们逃避现实世界的问题。最后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不便真相是,我们所热爱的运动正在改变,而我们也将随着它的改变而改变。

 

是的,不久以前,当攀岩人口还很少的时候,带着自己的狗(以及你邻居的狗)去岩场是没多大问题。是的,从前如果你带着一大帮人去抱石或顶绳围攻线路时,对他人是没造成多少影响。然而在人群剧增的灯光下,是时候走到镜子前并问我们自己:我个人如何才能降低对环境的影响,让每个人的攀岩体验更美好?


云顶山杜鹃花开 photo by 徐鸣 


第一步要做的是我们首先要变得更有意识感。

 

 “我记得之前参与开发过犹他州罗根峡谷中的一个岩场,现在那里变得挺热门。记忆中当我们发现它的时候,那里是如此的美丽,遍地青草,野花芬芳。”道格. 海因里希(Doug Heinrich)回忆道。他是黑钻攀登器材公司产品部门的副总和终生攀岩者。“但是如果你现在去那里,到处是光秃秃的被踩实的土地,再也见不到一株草或一棵花。这让我很难过。然后更关键的是,当岩友们到访新的地区时,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除非看到过去和今天的对比照,否则你不知道岩友们对这里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事实上,如果今天你去枫叶谷,你得到的信息是,可以带着你的狗,放着大声的音乐和到处乱放你的东西。因此,对像黑钻这样的品牌来说,帮助制定一些对策来消除这些负面影响很重要。”

 

好消息是这种指导的缺失是可以弥补的。但是这需要全体攀岩者的不懈努力--个人,本地攀岩组织,岩场开放基金,美国阿式登山俱乐部,岩馆行业,登山向导,教育工作者,家长,教练和像黑钻这样的主流攀登品牌—大家团结起来一起努力。是时候放下指责了,不是新岩友,岩馆帮,爬传统的,或是抱石派制造的问题,是我们大家都有份。我们都是攀岩者,而且对产生的问题和寻求解决的方法负有相同的责任。

 

克里斯. 诺布尔(Chris Noble), 一个做了超过30年的新手岩友,正希望自己成功地完成从室内岩馆到野外岩场的过渡。他最新的力作是《无畏的女人:北美最鼓舞人心的女性攀岩者》(Women Who Dare: North Americas Most InspiringWomen Climbers)。

 

美国攀岩社区现行的部分基本岩场守则:



1. 是的,即使是面包屑也是垃圾。

那些从你指尖上撕下来的胶布是垃圾,请带走。

2. 不要随地大小便!请在妥善的地方并处理好。

3. 离开岩场前请索搜并清理垃圾。

4. 沿着开好的山路行走,开辟捷径会导致植被退化。

5. 请记住攀岩的风险(落石,问题挂片等)在野外更高。

6. 不要长时间占用线路。

7. 白色的大X表示不能碰。

8. 如果不小心掰/踩落石头或掉任何东西下来时,要喊“落石!”

9. 抛绳/抽绳之前要喊:“落绳!

10. 把孩子们限定在安全的区域,或找个不需要带着他们攀岩的方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